韦小宝的生活记录之爱情篇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1-03-06

韦小宝是武侠小说里最独特的一位男主角,武功麻麻,为人溜滑,对感情更是绝无专一之说,偏偏运气极好,住在钓鱼岛上缩头缩脑的时期就算是他人生最倒霉的时候,身边都还有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奉陪。

为什么韦小宝会娶七个老婆?

有人说,韦小宝根本不懂什么叫爱情,他那完全是霸占,是肉欲。至于那七个老婆,都是无可奈何地跟了他,驯服于男女不平等——这帽子也扣得太大了,至于这么给小宝夫妻八个(汗,居然是夫妻八个)上纲上线么?

韦小宝不懂什么是爱情,这话还是有点谱的,但是“不懂”并不等于“没有”。

想想韦小宝的时代,似乎整个康熙王朝也没谁懂爱情这玩艺吧。那年头只有“相思成灾”,有谁听说过“爱情鸟”是只什么鸟吗?

事实上,韦小宝是有相思也有爱情的,他的七个妻子对他,也绝不是什么无可奈何的认命之举。当然,爱的程度有深有浅,来历也都各不相同。

其实韦小宝的老婆们都不是傻子,她们并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小宝在追求自己的过程中耍了多少花招,更何况除了建宁公主之外,其余六人都亲历了韦小宝一床七好的壮观时刻,对于要嫁的这个老公用情究竟有多专一,那是清楚得很的。

但是她们还是嫁了。

其实在七个老婆里,至少有两个大可不必做如此选择的。一个是阿珂,郑克爽千不好万不好,对阿珂倒还真是不错的,知道她怀了韦小宝的孩子还愿意娶她为妻;另一个则是方怡,当然刘一舟的质量经不起考验,但是早在方怡知道刘一舟人品有问题之前,也就是她刚逃出皇宫的时候,韦小宝就已经在冲动下表过态,说方怡完全可以回去找她的刘师兄了,结果呢,方怡却决定不回头了。

为什么?“整个儿好”难道竟不如“七分之一”?

不好意思,全书看完,情况确实如此。

韦小宝一共有七个老婆,且根据她们对韦小宝的重要程度倒叙过来。

沐剑屏:

假如明朝不亡,沐剑屏就是一位郡主娘娘,怎么说也轮不着韦小宝沾边儿。

仔细翻查韦小宝七个老婆的真实身份,最高贵的其实正是沐剑屏。

沐王府虽然是败落了,沐剑屏倒还真是个小郡主娘娘,看得出从小就被保护得太好了,虽然沐王府人事纷繁,自己又有一大堆的师兄师姐,可是她愣是对世事一无所知,对男女之情一窍不通。

韦小宝一床七好的时候,沐剑屏也身历其境,可是即便如此,她居然还是在荒岛成亲之时一头雾水地道:“小宝你坏死了,你跟荃姐姐、公主、阿珂姐姐几时拜了天地,也不跟我说,又不请我喝喜酒。”在她想来,世上都是拜天地结了亲,这才会生孩子。

看来韦小宝那晚上的三次现场示范都白做了,要不就是帐子里太黑,要不然,小郡主是蒙汗药过敏体质,一直都在昏睡状态,否则的话,实在没法解释沐剑屏怎么能一直不开窍。

(远处有音乐隐约传来:我听不到,我看不到……)

以小郡主的单纯天真,若光论男女情爱,韦小宝对她可能倒真是最薄的。当然这不等于韦小宝对她不好,只是在更多的时候,她对于韦小宝,更象是个小妹子而不是妻子。

沐剑屏为什么会嫁给韦小宝?

这事儿我刚开始还真有点想不明白。难道是师姐嫁谁她就嫁谁?倒也不象,她就是很单纯的喜欢韦小宝。

一直被保护在真空环境里的小郡主在遇到韦小宝之前,从来做梦也不会梦到世上还有这样的异性存在,真是新鲜之极,何况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儿一面嬉皮笑脸,一面却又轻而易举地救了自己、救了沐王府的那么多人,竟然还是天地会的香主。在小小姑娘的心里,这简直就是传奇,心里的天平已经非常倾斜。以至于皇宫中将韦小宝当成了大靠山,听到旁人喊他做“桂公公”,以为这男孩儿是个太监时,不禁“涩然”。

事实上,直到这时,韦小宝在这对姐妹中动心的对象也只不过是方怡,沐剑屏自己也很清楚,她也没有多想过其它。

然而其后沐剑屏又被擒神龙教,她枉自做了小郡主,整个沐王府竟也没有谁能有本事救得了她,还是得靠韦小宝,而且似乎也只有韦小宝将她们姐妹的平安放在心上,尽管用情不专,却已经为沐剑屏做过拿自己的性命去下赌注的事情。

第二十回:

韦小宝一睁眼,见到洪夫人眼波盈盈,全是笑意,不由得心中大动,随即举剑当胸,向著洪教主走去,心道:“你这样的美人儿,我真舍不得杀,你的老公却非杀不可。”

忽然左侧有个清脆的声音说道:“韦大哥,杀不得!”

这声音极熟,韦小宝心头一震,向声音来处瞧去,只见一名红衣少女躺在地下,秀眉俊目,正是小郡主沐剑屏。他大吃一惊,万想不到竟会在此和她相遇,至于她身穿赤龙门少女的红衣,反不觉如何惊奇了,忙俯身将她扶起,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沐剑屏不答他的问话,只道:“你……你千万杀不得教主。”韦小宝奇道:“你投了神龙教?怎……怎么会?”沐剑屏全身软得便如没了骨头,将头靠在他肩头,一张小口刚好凑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如杀了教主和夫人,我就活不成了。那老头子恨死了我们,非尽数杀了我们这些少年人不可。”韦小宝道:“我要他们不来害你们,他们会答允的。”沐剑屏急道:“不,不,教主给我们服了毒药,旁人解不来的。”

韦小宝和她重逢,本已十分欢喜,何况怀中温香软玉,耳边柔声细语,自是难以拒却,又想她又给教主逼服了毒药,旁人解救不得,那么杀了教主,便是害死怀中这个小美人儿,此事万万不可,只一件事为难,低声道:“我如不杀教主,教主身上毒药性去了之后,就要杀死我了。”他将沐剑屏紧紧抱。?饩浠熬驮谒??叨?。

沐剑屏道:“你救了教主和夫人,他们怎么会杀了你?”

韦小宝心想不错,洪夫人这样千娇百媚,无论如何是杀不下手的,眼前正是建立大功的机会,只是胖头陀,陆先生,无根道人这几个,不免要给教主杀了。那无根道人十分豪杰,杀了他未免可惜。最好是既不杀教主和夫人,也保全了胖头陀等人性命,便道:“正是!好老婆。就算教主要杀我,我也非救你不可。”说著在她左颊上亲了一吻。

沐剑屏大羞,满脸通红,眼光中露出喜色,低声道:“你立了大功,又是小孩子,教主怎会杀你?”

韦小宝在乎沐剑屏,至此表露无遗,而沐剑屏对韦小宝有了情意,也该是在此时确定下来的事。这一点就连洪教主洪夫人都看出来了,等到小宝施尽全身解数当上白龙使离岛之时,沐剑屏就和她的师姐方怡就一起被扣做了人质。

陆高轩道:“洪夫人已传了方姑娘去,说请白龙使放心,只要你尽心为教主办事,方姑娘在岛上只有好处。”韦小宝吃了一惊,道:“方……方姑娘不跟我们一起去?”陆高轩道:“洪夫人差人来传了她去,有言留给内人,是这样说的。还说赤龙门的那位沐剑屏沐姑娘也是一样。”

韦小宝暗暗叫苦,他刚才跟无根道人说,要在赤龙门中挑选几人同去,其意自然只在沐剑屏,哪知洪夫人早已料到,颤声问道:“夫人……夫人是不放心我?”

陆高轩道:“这是本教的规矩,奉命出外替教主办事,不能携带家眷。”韦小宝苦笑道:“这两个姑娘不是我家眷。”陆高轩道:“那也差不多。”

最终,沐剑屏能够逃离神龙教的魔掌,也还是靠了韦小宝。由于韦小宝送了四十二章经去神龙教,沐剑屏才得以解毒并被送到韦小宝身边。但韦小宝也并没有趁机揩油,而是好好地将她送到了沐王府众人身边。

第三十二回:

(沐剑声)长长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敖大哥为国殉难。”向韦小宝抱拳道:“韦香主,天地会今后如有差遣,姓沐的自当效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这就别过了。”

韦小宝道:“这里还是大汉奸的地界,大伙儿在一起,人手多些。待得出了云南,咱们再各走各的罢。”沐剑声摇摇头,说道:“多谢韦香主好意,倘若再栽在大汉奸手里,我们也没脸再做人了。”心想“沐王府已栽得到了家,再靠清廷官兵保护,还成什么话?”带领沐王府众人,告别而去。

沐剑屏走在最后,走出几步,回身说道:“我去了,你……你好好保重。”韦小宝道:“是。你也自己保重。”低声道:“你跟着哥哥,别回神龙岛去了。我天天想着你。”沐剑屏点点头,小声道:“我也是……”

韦小宝牵过自己坐骑,将缰绳交在她手里,说道:“我这匹马给你。”沐剑屏眼圈一红,接过了缰绳,跨上马背,追上沐剑声等人去了。

此时的韦小宝已经成为整个沐王府的大恩人。

而此时的沐剑屏,应该也已经对韦小宝情根深种了。

曾柔:

这是书中着墨最少的一个妻子,但是在韦小宝的七个妻子中,唯有曾柔是对韦小宝一见钟情的。

原因很简单,“花差花差”将军韦小宝不畏剑锋谈笑自若在先,说话算话放生赠礼在后,而且毫不含糊地把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性命都交在了曾柔这个初次见面的小姑娘手里。别说这位韦花差将军长得可爱,就算不可爱,都足够让单纯胆怯的曾柔一心向往了。

那两颗骰子,就是这个小姑娘初开情窦的寄托。在分别的时间里,她还不定对着那骰子怎么意乱情迷呢。只可惜那个韦花差偏是个清朝大官罢啦。

谁料第二次相见时,韦小宝非但不费吹灰之力就为曾柔报了杀师之仇,还向她公开了自己“天地会香主”的身份,那简直是意外惊喜,曾柔那颗芳心再无迟疑,虽然难免羞答答,却也毫不犹豫地扮起了亲兵跟随在韦小宝的左右了。

只不过,对于韦小宝来说,在女孩子面前不能失面子是一惯的作风,在生死关头不皱眉头也是赌徒本色,所以严格来讲,曾柔是否能终生厮守,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甚至于丽春院的那场七美在抱,曾柔也只不过是个凑数的,那时的韦小宝对这个女孩子并不真正放在心上,他只是觉得漂亮姑娘多多益善,而且那姑娘也确实让人喜欢罢了。

直到那天在海船上,一向不声不响的曾柔拿出了贴身收藏许久的那两颗骰子,那其实就等于是在告诉韦小宝,自从第一次见面起,自己就已经对他芳心暗许了。若不是看见小宝失去了骰子失望成那样,以曾柔的羞涩胆怯,小宝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明白曾柔的心意哪。

看见两颗骰子之后的韦小宝“心下一阵欢喜,反过左手去搂住了她腰,在她脸上一吻。”

大概直到此时,才是韦小宝第一次真正对曾柔心中一动的时刻。

苏荃:

苏荃是书中与小宝相处时间最少的一个妻子,但尽历世情的她却也同时是对这个丈夫最了解的妻子。

苏荃对于韦小宝更象是个姐姐,成婚以后,受了委屈有了烦心事的小宝,总愿意听从苏荃的意见。

从出场到怀孕再到缔定婚姻,苏荃与小宝关系发展的整个过程实在有点诡异。

苏荃一出现,身份就已经是教主夫人,而且在嫁给洪安通之前,她似乎也曾经有过婚姻或婚约或情人。(理由?她是被逼做教主夫人的,而且婚后多年无论洪教主如何讨好也未得到她的谅解和丝毫感情)

奇怪的事就在这里,同样是身不由己的性关系,苏荃回报洪教主将近十年的千依百顺,却是“我恨你入骨,你……你叉死我好了。”而对于韦小宝那个胡天胡帝还不专一的一夜情,她的反应却是“忍不住斜眼向韦小宝瞧了一眼,脸上一阵晕红。”

苏荃在发现自己怀上韦小宝的孩子之后,第一反应是畏惧洪教主而打算堕胎,她也确实找陆高轩取了药。然而她终究没有服下那药。究竟是强烈的母性使她做出这个决定,还是别的什么,书里都没有说过。不过这个胎儿既能使苏荃甘冒生命危险,那么她在想到孩子的父亲时,心中的滋味也必定不一般。

鉴于老金在苏荃对小宝的感情线上交待实在有点粗疏,于是我只好首先不CJ地推测韦小宝无师自通了《素女经》(打丽春院的窗洞里看来的吧),接着再次认定韦小宝的确是精品帅哥(我的第一篇又多一条旁证了,大笑三声)。

算了,我还是好好保持自己的形象,厚道而浪漫地另外设想吧:当初在神龙岛上,韦小宝对方怡和沐剑屏的关心,做为教主夫人的苏荃都看在眼里,小儿女的风光旖旎,对比自己被强迫的婚姻;方沐二女从小宝那里得到的竭力维护,对比自己没担当的初恋情人(如果有的话)、只顾自己的霸道丈夫洪安通,没准那时的苏荃就已经牢牢的记住了韦小宝了……

方怡:

方怡是沐剑屏的师姐,以沐王府而论,她同时也是沐剑屏的部属。

方怡在遇见韦小宝之前是有过一个男朋友刘一舟的,而且彼此间感情也很深厚。

然而,因为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切就这么改变了……

其实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所有的偶然堆出来的必然。沐王府偶然跟天地会掐架,钱老板偶然想出了馊主意扣留小郡主,小郡主偶然地入了宫。偏偏沐王府又偶然选中了那个晚上去刺杀皇帝,于是方怡便偶然地与刘一舟失散了,又偶然地负伤了,然后偶然地倒在了韦小宝的房舍外……如果不是小郡主已经在几个偶然之后必然地到了韦小宝那儿,方怡那天晚上就会被韦小宝当成“男刺客”给一杀了事,后头的戏就没得唱了。

当时的韦小宝还是个小孩子,他对方怡的调笑,固然是出于对漂亮姑娘自然而生的喜欢,却有一多半是惫懒天性,一小半是顽童胡闹,照着打小儿看惯的套路演将出来而已。只是出身丽春院的韦小宝当时似乎并不清楚那样的举止对妓院里的姑娘们是家常便饭,对于方怡来说却是大大的原则问题。

不过即便如此,方怡也并没有把答允韦小宝的事情放在心上,虽然勉强喊了几声好老公,也不过是为了换得刘一舟逃生。刘一舟才得平安,她就把好老公换成了“好兄弟”。韦小宝也只得面对现实,承认“老母鸡变鸭”,方怡的主意自己是打不上了。

真正的转变应该是那根粗陋的银钗。

韦小宝被假太后盯上,不敢再混在宫里,便打算带着姐妹俩逃出宫去,方怡却因为仓促中遗忘了情郎相赠的银钗而难过。于是打算好人做到底的韦小宝便决定悄悄地冒险去替她取了回来。那一去,韦小宝又经历了一场历险记,却也捞了件黄马褂穿,还拐了实在是大大地发了一笔。当然这么重的利钱收益小宝是不会告诉方怡的,方怡只知道韦小宝给她带回了钗儿。于是——

方怡脸上一红,慢慢伸手接过,说道:“你甘冒大险,原来……原来是去为我取这根钗儿。”心中一酸,眼眶儿红了,将头转了过去。

对于脾气倔强的方怡来说,死也没啥要紧的,真要论起来她比寻常男子更不怕死,但是眼见别人为自己不怕死还甘心成全自己和刘一舟(韦小宝:我口头上说说,心里可没这么想过),冒性命之险只为替自己取一枝银钗,那个感动可就乖乖不得了了,自己说过话做过的事,也就不禁要再三重新掂量,尽管韦小宝的调笑是闹着玩,她也认定他了。

方怡后来对沐剑屏说:“咱们做女子的,既然亲口将终身许了给他,那便决无反悔,自须从一而终”又说:“我仔细想过了,就算说过的话可以抵赖,可是他……他曾跟我们二人同床而卧,同被而眠……”

其实以方怡的脾气,真要抵赖,韦小宝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何况就连沐剑屏都知道韦小宝那纯属胡闹。其实方怡的这通大道理并不是真正的理由,她只是用这通大道理掩饰自己真正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韦小宝其实救了她的命,而她对韦小宝也很喜欢。要找证据很容易。

初救方怡之时,姐妹俩给韦小宝这位救命恩人的待遇,只是允许他在“二人脚边和衣睡了半夜”,后来他自己主动和衣而睡,方怡都过意不去了,趁他睡着给他添了棉被和枕头。

再往后,虽然韦小宝还是没个正经,方怡的态度却已经由当初的鄙夷冷笑,彻底转变成了——笑了笑,轻轻的道:“对你。??膊换嵴娴纳?。”

往后更居然会为韦小宝又喝醋又担心又想念了:

沐剑屏道:“你真的决意嫁……嫁给韦小宝这小孩子?他这么。?隳茏鏊?掀牛?rdquo;方怡道:“你自己想嫁给我小猴儿,因此劝我对师哥好,是不是?”沐剑屏急道:“不,不是的!那么你快去嫁给韦大哥好了。”

只听得方怡又道:“其实,他年纪虽。?祷坝颓换?,待咱们二人倒也当真不错。这次分手之后,不知什么时候能再相会。”沐剑屏又是咭的一声笑,低声道:“师姊,你在想念他啦!”方怡道:“想他便想他,又怎么了?”沐剑屏道:“是。?乙蚕胫?。我几次邀他,要他跟咱们同去石家庄,他总是说身有要事。师姊,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方怡道:“在饭馆中打尖之时,我曾听得他跟车夫闲谈,问起到山西的路程。看来他是要去山西。”沐剑屏道:“他年纪这样。?桓鋈巳ド轿,路上要遇到歹人,可怎么办?”方怡叹了口气,道:“我本想跟徐老爷子说,不用护送我们,还是护送他的好,可是徐老爷子一定不会肯的。”沐剑屏道:“师姊。我……我想……”方怡道:“什么?”沐剑屏叹了口气,道:“没什么。”方怡道:“可惜咱们二人身上都是有伤,否则的话,便陪他一起去山西。现下跟吴师叔,刘师哥他们遇上,咱们便不能去找他了。”

才几天工夫,方怡竟有了和师妹共侍一夫的想头,刘一舟也不必等到原形毕露的那一天,就已经完蛋得不能再完蛋了。

只是后来的事情就古怪了,敢把生死置之度外入宫刺杀皇帝的方怡,竟会惧于神龙教的毒药,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骗韦小宝,而且还骗得不露痕迹,表现得还不如沐剑屏,实在让人掉眼镜。

倒是韦小宝明知道她有些儿靠不。?乖偃?偎牡卣鲎叛劬μ?葳,屡次面临性命危险,真正是色字头上一把刀,景象令人可笑可叹。

说起来刘一舟其实原本也是个好人,当日慨然入宫行刺,一时猛劲不以生死为忧,只是那一口真气泄了之后,求生本能盖过了道德仁义,自己的性命便成了天下第一要务,做叛徒也就是等闲事了。方怡对韦小宝的情形也大致如此。

方怡是韦小宝情爱的启蒙者,然而韦小宝虽然欢喜方怡,面对她时又真的能够完全放松神经吗?

说来说去,其实方师姐倒真跟刘一舟般配得紧,该当比翼双飞才是。

阿珂:

阿珂和建宁公主一样,身世成谜。刚出场时是个被尼姑收养的孤儿,虽然美色无双,身份却卑微,武功也平平,智商更是不高,脾气倒执拗得很,全靠了美貌才得到台湾郑氏王子的喜欢和韦小宝的苦苦追求。没想到最后天地大挪移,她居然会是陈圆圆和李自成的女儿。

韦小宝对阿珂可谓是一见钟情。虽然有人说韦小宝对阿珂是纯属占有欲,可是就各种情形来看,韦小宝虽然惫懒,追求起来死缠烂打,但确实是对阿珂动了真情,体会到了初恋的感觉。

韦小宝一见这少女,不过十六七岁,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霎时之间唇燥舌干,目瞪口呆,心道:“我死了,我死了!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小皇帝跟我换位也不干。韦小宝死皮赖活,上天下地,枪林箭雨,刀山油锅,不管怎样,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

顷刻之间,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立下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大决心,脸上神色古怪之极。

“我佛如来,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玉皇大帝,四大金刚,阎王叛官,无常小鬼,大家请一起听了。我韦小宝非娶这个姑娘为妻不可。就算我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拔舌头,锯脑袋,万劫不得超生,那也没有什么。

我是活著什么也不理,死后什么也不怕,这个老婆总之是娶定了。”

韦小宝向著她走近几步,只觉全身发软,手足颤动,忽然间只想向她跪下膜拜,虔诚哀求,再跨得一步,喉头低低叫了一声,似是受伤的野兽嘶嚎一般,又想就此扼死了她。

韦小宝一怔,退后几步,颓然坐下,心想:“在皇宫之中,我曾叫方姑娘和小郡主做我大小老婆,那时嘻嘻哈哈,何等轻松自在?想搂抱便搂抱,要亲嘴便亲嘴。这小妞儿明明给老和尚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怎地我连摸一摸她的手也是不敢?”眼见她美丽的纤手从僧袍下露了出来,只想去轻轻握上一握,便是没这股勇气,忍不住骂道:“辣块妈妈!”

…………

类似这样的词儿,在书里俯拾皆是,在在都说明了韦爵爷确实是爱上了阿珂姑娘,而且也在她那儿平生头一回饱尝了“求之不得,辗转反侧”的滋味。

然而和方怡一样,阿珂刚出场时已经有了心上人,她的心上人是台湾郑氏王子郑克爽。而且这妞儿比方怡还不如,方怡为救刘一舟应允了韦小宝的婚事,还知道该当说话算话,阿珂却是无论韦小宝怎样再三再四地搭救自己和情郎的性命,她也照样对韦小宝过河拆桥。对追求者没有良心也就罢了,对救命恩人兼师弟也没有半分香火之情,这女人实在是辣块妈妈。

阿珂喜欢的郑克爽长得很。?局噬先春苋砣蹩闪,他其实从来就没有真正长成过男人,只是东倒西歪地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行动,不过是争权夺利者手中的一枚棋而已。站在棋盘上左顾右盼,觉得自己是最重要的大王,殊不知在下棋者看来,大王也不过是自己手里的一颗小棋子。

郑克爽其实倒真和阿珂是天生一对,不是因为他和阿珂都非常美貌,而是因为他和阿珂一样都是绣花枕头。

其实阿珂自己也知道自己喜欢的郑克爽是个草包胆小鬼,知道自己真要遇到了什么危险,世上肯不要性命地出来救自己的也唯有韦小宝。偏偏她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还一门心思地盘算杀了韦小宝讨好郑克爽,真是爱情中的女人不可理喻。

终于,韦小宝的忍耐到了极限,来了个有杀错没放过,在丽春院里煮了一锅夹生饭,阿珂竟然就此怀上了身孕。(丽春院里的夹生饭虽然煮得一塌糊涂,韦小宝倒也还有些道理,毕竟阿珂与他的婚事,总还是有父母之命的,所以这种饭,韦小宝可煮,其它人不可煮。)

大概是怀上身孕的事实使阿珂的脑子从混乱状态中清醒了还是怎么的,她开始掂念起了那个莫明其妙的“孩子他爹”,尽管郑克爽慨然应允娶她为妻当这个便宜老子,她却常常不由自主地记挂起韦小宝,一天到晚情不自禁地将韦小宝挂在嘴边。最后也终于因缘际会做了韦小宝的妻子。

真正可怜的是郑克爽,他千不好万不好,对待阿珂总还是有几分真心的。而阿珂却也做得出丝毫不念旧情的事来。先是在荒岛上,韦小宝要杀郑克爽为师父报仇,阿珂却置身事外,非但不为郑克爽求情,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多年后郑克爽无能失国,她追忆前尘,也只为自己羞惭,不曾有丝毫关心郑克爽下场如何的念头。在她心里,什么郑克爽什么韦小宝,都不可能超越得了她自己和自己的需求。这样的脾性,倒也不愧是做了李自成的女儿。

类似阿珂这样的女子,《神雕侠侣》里也有一个,那就是郭芙。继承了母亲的美貌父亲的粗疏,个性则提炼了父母双方的阴暗面,偏偏做出事来还都显得委屈,就连被她害苦了的男子,看到她的脸蛋儿也没法下狠心决裂。

总而言之,阿珂这妞儿到底有啥好,我是一点也没看出来。

吴六奇一早就恶狠狠地评价过她:“这小姑娘不肯去见娘,大大的不孝。她跟韦兄弟拜过了堂,已有夫妻名份,却又要去跟那郑公子,大大的不贞。这等不孝不贞的女子,留在世上何用?”

偏偏在七个老婆里,除了双儿,韦小宝最在意的就数这只世间头号绣花枕头李阿珂了,她也是唯一曾让韦小宝发过无数鸿天大愿费尽心机也定要追求到的一个。

阿珂的存在,只证明了一件事:在男人的眼里,女人的美丽往往是决定性的因素。

食色性也,胡斐犯过这个错,段誉犯过这个错,无数大大小小的侠客豪杰都犯过这个错,韦小宝再犯这错那也只能算是追随先贤。

有句名人名言怎么说来着?那是世上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更何况韦小宝不但救过阿珂的命,还兼有父母媒妁之言,又将阿珂娶了回家……小宝师弟那还能叫犯错吗?

建宁公主:

历史上的建宁公主是康熙的姑姑,书里的建宁公主则是康熙的嫡出妹子。

建宁公主的身世是深宫里的一个谜,她的母亲是假太后毛东珠,这点应该无疑,但她的父亲到底是瘦头陀还是顺治帝,却很难说得清。毛东珠对九难说话不尽不实,况且言谈中她对顺治帝也不无哀怨之意。等到毛东珠死掉,建宁的父亲也就只好在云里雾里了。

公主的身份成疑,并不是建宁公主最大的卖点,而是她的特殊爱好:建宁公主有非常明显的SM倾向。

这样的形象,在金老爷子的书里只建宁公主一家,别无分号。

建宁公主对韦小宝的人生有特别的意义:她是他初试云雨情的对象。更有意思的是,据书中所说,当时韦小宝面临诱惑还有些想把持的意思,不但警告建宁公主离自己远些,还曾经勉强做出过想推开她的努力。可怜韦小宝被人骂了千万句小流氓,可是这个小流氓人生大事的第一次却是被建宁公主给诱拐了。

建宁公主选在自己大婚前夕拐骗韦小宝,甚至不惜为了不让韦小宝戴绿帽子而“葵花”自己英俊的准老公吴应熊,而且她也是七个老婆中喝醋喝得最猛的一个。到底都是为了什么?我倒也想理解成伟大的爱情,可又实在有点别扭。

算了,世上男女之间也不仅仅只有纯洁的爱情,激情、情欲、畸恋,说啥都好,反正她就是认准韦小宝了。

建宁公主到底是为什么看上韦小宝的,书里交代得不清不楚,难道就凭韦小宝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泼皮,敢跟这位堂堂公主玩SM游戏?当时的韦小宝可还是个太监身份,她怎么就会在头次见面挨了他一顿打之后,便在分别时突然凑过嘴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亲,脸上一红,飞奔出房。

?????

如果实在想不通,其实大可懒得想了,反正她是个公主,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比她更不可理喻的公主满坑满谷,就连韦小宝都知道,“凡皇帝御姊御妹,必定美丽而乱七八糟”并且以此为标准确认了罗刹公主苏菲娅的身份。那我们也就不必深究了。

建宁公主长在皇宫,对世事一无所知,其实她非常单纯,所以对韦小宝说的每句话都深信不疑,但同时母亲的放纵和江湖血液又使她充满野性,偏偏她长在皇宫,看到的永远是冰冷的毕恭毕敬、遥不可及,母亲又一天到晚板着脸训自己守规矩,心里那个憋闷,真是想要不变态亦不可得。

也许韦小宝面对她的暴虐敢于还手,是建宁公主有生以来在母亲和哥哥之外第一次看到有人给她真实的反应。

也就难怪她会这样对韦小宝说话了:“我跟那些侍卫太监们打架,谁也故意让我,半点也不好玩。只有昨天皇帝哥哥跟我比武,才有三分真打,不过他也不肯打痛,扭痛了我。好小桂子,只有你一个,才是真的打我。你放心,我决计不舍得杀你。”

建宁公主其实也是个挺可怜的孩子,父亲不详,母亲对她也不用心,她虽然拥有皇宫的优越条件,究其根本,其实也是靠自己胡乱长大的。不过这孩子是个地地道道的粗线条,对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没兴趣细想,也就不知道伤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算是老天厚爱。

在七个老婆中,韦小宝表面上对建宁公主是最差的,建宁公主也觉得这个死太监小桂子是个偏心鬼,从来不对自己加以回护。其实建宁公主不知道,韦小宝对自己这个野蛮女友实在还是很不错的。尽管她带给韦小宝的是很多不愉快的经验,但无论她曾经怎样欺负过他,他还是隐瞒起了她真实的身世,宁愿让她继续拿公主的身份欺负自己一辈子。

遇上韦小宝,实在也是建宁公主人生不幸之中的万幸。

双儿:

韦小宝最爱的女人是谁?在以往的版本里,被突出的不是传说中最美貌的阿珂,就是最有“性格”,大玩SM的建宁公主。

其实那都是扯淡。

韦小宝这家伙不懂什么叫爱情,并不等于他没有爱情这根筋。韦小宝也是会爱的,不过他真正爱的女人,是那个从来都不言不语的老实丫头双儿。

关于双儿,倪匡大师也有过评价,说双儿是世上所有男人都希望有的最佳老婆,假如有一天韦小宝说月亮是方的,她虽不说谎,也会温柔地替他圆一句“看着是有点起角。”

不过倪大师毕竟是个男人,他忘记了一件事,双儿常有,而韦小宝不常有。他只顾了羡慕韦小宝的好福气,却不曾仔细推敲小宝与双儿之间的情谊从何而来,双儿又因为什么对小宝全身心深爱。

双儿其实跟韦小宝一样,出身非常卑贱,甚至比韦小宝还要卑贱。妓女的儿子起码是个自由人,她却只是个婢女,只能在一个个主人手里被当成礼物转来送去。韦小宝起码还有个母姓,双儿却无父无母,连本来姓氏都不知道。如果不是遇到韦小宝,双儿的结局不会有多好。

韦小宝与双儿,其实就是一对同命相怜、青梅竹马、在危难和嬉戏之间彼此生死相依着长大的孩子。韦小宝真心爱上双儿,双儿也全心爱上韦小宝,那是一件非常自然就会发生的事情,尽管这个过程细水长流,以致于他们自己都不曾明确发觉。

韦小宝在双儿面前,大约是最纯情的也是最放松的,他与双儿之间感情的逐步加深,可以说与美色和肉欲都无关。

庄家三少奶将双儿赠予韦小宝时,似乎已经有了托付双儿终身的意思,但是一双小儿女却并不明了三少奶的心思。

刚到韦小宝身边的时候,双儿是以一个婢女无条件依顺主人、以一个天真姑娘崇拜梦中英雄的方式对待韦小宝的,小宝不仅仅是她的主人,甚至近乎于是她的神。幸运的是韦小宝并没有把她当成仆人,更多的只把她当成个伙伴。小宝无意双儿有心,这样的待遇令双儿十分感激,对小宝越发的全心全意。

此后双儿跟着韦小宝,出生入死,下海出征,点点滴滴中两人之间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主仆之情。

在遇到双儿之前,小宝所见的人里面,只有一个老娘是真心对他好的,就连兄弟般的小玄子,自打揭开了皇帝的身份,都不得不预留后路。

韦小宝虽然胡闹,却是个非常敏感的小孩,他知道双儿是世上为数不多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何况双儿对他的好法,又比韦春芳要细腻了起码几十倍。

韦小宝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知恩图报。他缺失的关怀太多,因此对于别人给予的哪怕一丝一毫关心都念念不忘,即使明知对方有所图,也要尽力慷慨相助。更何况双儿对他是不求回报的好。而对于韦小宝的关切,双儿也都感受并且铭记于心。

两个年龄相仿身世相近的小孩儿,其实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从天而降的亲人。

一次又一次同生共死的历险记和一次次习惯成自然的胡言乱语中,韦小宝和双儿之间积累起了极深的感情,他们彼此都不能分离,就算因为种种意外偶尔分开,韦小宝也要第一时间派人去将双儿找回来。只是他们之间还缺一个捅破窗户纸的契机,韦小宝固然没发现自己的感情终究落在哪里,双儿更没忘记恪守自己的丫环本份,甚至还一次又一次地帮助这位“少爷”追求“少奶奶”。

“亲人”这个身份的定位,确实会使人忽略了其它的细节。

捅破窗户纸的机会在柳州降临。在柳州的赌坊里,双儿与韦小宝久别重逢,而且奋不顾身地又一次救了韦小宝,重逢的喜悦终于使两个人平生头一回真正说起了情话。(个人认为,从这一天起,韦小宝看双儿的眼神里,肯定该有与从前不同的特殊神采,而且是毫不掩饰的那种,以至于所有的旁观者都对他与双儿之间的事态了如指掌)

韦小宝问起双儿如何一路跟随着自己。原来她在五台山上和韦小宝失散后,到处寻找,后来向清凉寺的和尚打听到已回了北京,于是跟着来到北京,韦小宝派去向她传讯的人,自然便没遇上。那时韦小宝却又已南下,当即随后追来,未出河北省境便已追上。她小孩儿家心中另有念头,担心韦小宝做了鞑子的大官,不再要自己服侍了,不敢出来相认,偷了一套骁骑营军土的衣服穿了,混在骁骑营之中,一直随到云南、广西。直到赌场中遇险,阿珂要刺伤韦小宝眼睛,这才挺身相救。

韦小宝心中感激,搂住了他,往她脸颊上轻轻一吻,笑道:“傻丫头,我怎会不要你服侍?我一辈子都要你服侍,除非你自己不愿意服侍我,想去嫁人了。”

双儿又是欢喜,又是害羞,满脸通红,道:“不,不,我……我不会去嫁人的。”

(要知道,就在双儿扑出来救小宝的时刻,正是韦小宝一直全心全意欢喜、并且刚刚许诺了婚事的师姐阿珂竟然翻脸无情,找人来挖小宝眼珠的时刻。红玫瑰与白玫瑰之间,孰轻孰重分外鲜明)

就在同一天晚上,韦小宝被吴六奇拉上了柳江的船,偏偏那天江风大起,韦小宝竟一夜不归。大约这位“少爷”还从没试过出门向“宝贝小双儿”交代了回家却居然不回的事情,于是双儿急坏了,头一次明明白白地为韦小宝失态了。

这一场大风将小船吹出了三十余里,待得回到柳州,已近中午。众人在原来码头上岸。

只见一人飞奔过来,叫道:“相公,你……你回来了。”正是双儿。她全身湿淋淋的,脸上满是喜色。韦小宝问:“你怎么在这里?”双儿道:“昨晚大风大雨,你坐了船出去,我好生放心不下,只盼相公早些平安回来。”韦小宝奇道:“你一直等在这里?”双儿道:“是。我……我……只担心……”韦小宝笑道:“担心我坐的船沉了?”双儿低声道:“我知道你福气大,船是一定不会沉的,不过……不过……”码头旁一个船夫笑道:“这位小总爷,昨晚半夜三更里风雨最大的时候,要雇我们的船出江,说是要寻人,先说给五十两银子,没人肯去,他又加到一百两。张老三贪钱,答应了,可是刚要开船,豁喇一声,大风吹断了桅杆。这么一来,可谁也不敢去了。他急得只是大哭。”

韦小宝心下感动,握住双儿的手,说道:“双儿,你对我真好。”双儿胀红了脸,低下头去。

韦小宝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他的保密本事也是超一流的,他心里最大的秘密,就是八旗藏宝图。柳州重逢之后,韦小宝却将那份藏宝图交给了双儿拼凑。其实他已经是将双儿视作自己的一部分了。

更有意思的是,韦小宝东勾搭西勾搭,偏偏对一直跟自己形影不离的双儿不行甚非礼之举。

韦小宝见她一双妙目中微有红丝,足见昨晚甚是劳瘁,心生怜惜,说道:“快睡罢,我抱你上床去。”双儿羞得满脸通红,连连摇手,道:“不,不,不好。”韦小宝笑道:“有甚么好不好的?你帮我做事,辛苦了一晚,我抱你上床,有甚么打紧?”说着伸手便抱。双儿咭的一声笑,从他手臂下钻了过去。韦小宝连抱了几次,都抱了个空,自知轻身功夫远不及她,心头微感沮丧,叹了口气,坐倒在椅上。双儿笑吟吟的走近,说道:“先服侍你盥洗,吃了早点,我再去睡。”韦小宝摇头不语。双儿见他不快,心感不安,低声道:“相公,你……你生气了吗?”韦小宝道:“不是生气,我的轻功太差,师父教了许多好法门,我总是学不会。连你这样一个小姑娘也捉不到,有甚么屁用?”双儿微笑道:“你要抱我,我自然要拚命的逃。”韦小宝突然一纵而起,叫道:“我非捉到你不可。”张开双手,向她扑去。双儿格格一笑,侧身避开。韦小宝假意向左方一扑,待她逃向右方,一伸手扭住了她衫角。双儿“啊”的一声呼叫,生怕给他扯烂了衫子,不敢用力挣脱。

韦小宝双臂拦腰将她抱住。双儿只是嘻笑。韦小宝右手抄到她腿弯里,将她横着抱起,放到自己床上。双儿满脸通红,叫道:“相公,你……你……”

韦小宝笑道:“我甚么?”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俯身在她脸上轻轻一吻,笑道:“快合上眼,睡罢。”

韦小宝大叫一声,反手将双儿一把抱。?械:“大功告成,亲个嘴儿。”说着向她嘴上吻去。双儿羞得满脸通红,头一侧,韦小宝的嘴吻到了她耳垂上。双儿只觉全身酸软,惊叫:“不,不要!”韦小宝笑着放开了她,拉着她手,和她并肩看那图形,不住口的啧啧称赞。

横看、竖看,也是发乎情止乎礼,满屋旎旎风光、燕燕呢喃。在双儿面前,韦小宝哪还象是个小流氓,简直就是个风流蕴藉的佳公子。

虽然韦小宝身边美色如云,但唯有双儿才是他的“心头第一等要紧人”,这一点,他虽然从没说出口,但身边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就连风际中背叛天地会的时候,丢下沐剑屏和曾柔,却没忘了要把双儿带出伯爵府,以免日后跟韦小宝不好交代。

别离是最好的试金石。

在荒岛上再一次重逢双儿的时候,韦小宝已经百分之百地确定自己真正的爱侣是双儿了。

韦小宝飞步奔近,突然一呆,只见过来的十余人中一个姑娘明眸雪肤,竟是阿珂。

他大叫一声:“阿珂!”抢上前去。却见她身后站着一人,赫然是郑克爽。

既见阿珂,再见郑克爽,原是顺理成章之事,但韦小宝大喜若狂之下,再见到这讨厌家伙,登时一颗心沉了下来,呆呆站定。

旁边一人叫道:“相公!”另一人叫道:“韦香主!”他顺口答应一声,眼角也不向二人斜上一眼,只是痴痴的望向阿珂。忽觉一双柔软的小手伸过来握住了他左掌,韦小宝身子一颤,转头去看,只见一张秀丽的面庞上满是笑容,眼中却泪水不住流将下来,却是双儿。

韦小宝大喜,一把将她抱。?械:“好双儿,这可想死我了。”一颗心欢喜得犹似要炸开来一般,刹时之间,连阿珂也忘在脑后了。

好啦,事情到此已经定局,什么阿珂,什么建宁公主,都一边呆着去吧,韦小宝和双儿才是天生的一对。

从此以后,韦小宝再无迟疑,将双儿摆在了所有其它老婆的前面,也再不愿意让双儿离开自己身边。就算去打罗刹国,他也要让康熙答应自己把双儿带在身边。其它老婆却是别亦无妨,

婚后多年的韦小宝仍然没有忘记自己和双儿还是一对蒙懂少年男女时的光景,仍然时时拿当年的话儿来戏谑。

当晚韦小宝和双儿在总督府的卧房中就寝,炉火生得甚旺,狐被貂褥,一室皆春。这是他的旧游之地,掀开床边大木箱的盖子一看,箱中放的却是军服和枪械。双儿微笑道:“相公盼望箱子里又钻出个罗刹公主来,是不是?”韦小宝笑道:“你是中国公主,比罗刹公主好得多。”双儿笑道:“可惜你的中国公主在北京,不在这里。”韦小宝道:“好双儿,咱们今日算不算‘大功告成’?”双儿嫣然一笑,双颊晕红。她虽和韦小宝做夫妻已久,听得丈夫调笑,却仍有羞涩之意。

有一件事韦小宝非常清楚——“假如我死了”,“双儿是一定陪的”。

世界上,又有几个男人能有这样的信心说这句话?

尽管韦小宝没学过诗词歌赋,也不懂你侬我侬,他和双儿之间也从来没说过什么情意缠绵的话儿,但是他和双儿之间对于彼此能够同生共死的认知,已经抵得过世间所有吟咏深情的诗篇。如果韦小宝只能有一个妻子,他选的一定不会是阿珂,更不会是建宁,只可能是双儿。

在全书的结尾,韦小宝过起了混迹于闹市的“隐居”生活。那时候的他已经失去了(或曰主动放弃了)在整个历险过程中寻找来的父爱(陈近南)、手足情(康熙)、朋友谊(这个就不用一一列举了)……

还好,无论世事如何变化,老天始终都是待小宝不薄的,就算韦小宝失去了世上的一切,他也不会失去双儿,他永远有机会嬉皮笑脸地对他的小双儿说:“大功告成,亲个嘴儿”。

总结:

七个老婆都数了一遍,其实小宝对他的老婆虽然爱的程度不同,但是真的都很好,七分之一的程度,都比很多人只面对一个妻子时的表现还要好N倍。

不知道为啥居然会有人说小宝没有爱情?

韦小宝娶的老婆确实很多,但是看看所有的追求过程,他哪怕只跟姑娘们开了句玩笑,也觉得该负责到底,死也不能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们被人欺负。

小宝是有点花心,可那是个啥年月有人弄明白过没有?

小宝的好兄弟康熙,前前后后有据可查的大小老婆陪房丫头能有六十多个,他倒还被赞美成了“千古一爱”;唐明皇喜新厌旧拐骗儿媳,临了还把前后几个大小老婆都弄死的弄死,丢掉的丢掉,还有人给写长恨歌……

还有,那个宝二爷是个沙弥玩艺。??槐?韪宪缪,直接导致金钏儿跳井,晴雯芳官被赶出门连个屁都不敢放,姐姐妹妹的搞不明白,还泡戏子……这么个东西都能被歌颂成爱情模范,咱小宝怎么就不能当一把情圣?

咱小宝才娶七个,而且还个个照顾周到,不但深知“做人不可偏心”,就连逃命时都牢牢记着一定要把老婆带紧。

韦小宝只不过亲了一下脸蛋儿就觉得自己有必要提着脑袋救小妞儿的命,

贾宝玉却是吃了人家的嘴上胭脂,还袖手旁观人家跳井。

咱们那不通世事死心眼的小双儿要是跟了宝二爷,早就在抄检大观园的时候死得没剩渣了!

唐明皇和康熙更甭提,逼着自己的女人去死,还要让女人叩谢皇恩。

而我们的小宝,却是:“这四个小妞,你只要伤得一人,我立刻自杀,做了鬼也不饶你。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什么马难追。”

看看,小宝多厚道。≌饣怪皇撬?判械故?乃母隼掀,要是换上了双儿,咱小宝该能成啥样。狘/p>

怎么临了临了,他们都代表伟大的爱情,偏咱小宝就成了小流氓?这简直是地道的阶级歧视。

听说老金新改编的鹿里面,韦小宝妻离子散,这消息真让我瞠目结舌。

我倒,真要改,还不如加一节韦小宝重逢蕊初,娶齐八个回家开两台麻将,其乐也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