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延庆的独白:那些不得不提的事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1-03-06

英俊的相貌,华丽的住所,万人的敬仰,皇位继承人。这就是我,延庆太子。

准确地说,这是曾经的我。

现在,我只是段延庆,天下第一恶人段延庆,恶贯满盈段延庆。

十多年前的上德五年,我父亲上德帝段廉义在位,朝中忽生大变,父亲为奸臣杨义贞所杀,其后我堂兄段寿辉得天龙寺中诸高僧及忠臣高智升之助,平灭杨义贞。段寿辉接帝位后,称为上明帝。堂兄不乐为帝,只在位一年,便赴夫龙寺出家为僧,将帝位传给堂弟段正明,是为保定帝。

堂兄为什么没传我皇位?因为他以为我也被杨义贞杀了。

那天晚上,我正在读佛经。忽然,殿内闯进十多个黑衣人,同时向我攻击。他们竟都是好手。

当我用一阳指点倒最后一个敌人时,我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的脸被打得血肉:,双腿折断,喉头中的那刀痛彻心肺。我连话都说不出了。

还好,我的双手还在。我向天龙寺爬去,我要去向我的叔父枯荣大师求救!

我的手鲜血淋淋,身上的伤口发着恶臭,招来一群蛆虫和苍蝇。

爬到天龙寺外的那棵菩提树下时,我感觉全身的力量都用光了。

知客僧发现了我。我说我要找枯荣大师。可是天龙寺的知客僧说,枯荣大师正在坐枯禅,已入定五天,再隔十天半月,也不知是否出定,就算出定之后,也决计不见外人。他还问我是谁。我当然不能说我是谁,仇家还在追杀我!况且,我一说话,喉咙犹如火烧,现在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知客僧也没再问,径自走了。是。??敢夂鸵桓鋈瞬幌袢、鬼不像鬼的臭叫化呆在一起呢。

看这水潭中我的倒影,我绝望了。

还好,我的双手还在。我可以用它了结自己。我的双手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了。

哈哈,连自杀都没有能力的人,真是可悲。我苦笑,脸上的肌肉却没有被牵动。

忽然,一朵白云向我飘来。不,是个人。她比白云还要白。

她好美。只是清丽秀美的脸上挂着忧郁的神色,口中兀自喃喃不休。

她难道是观音菩萨?也只有观音菩萨能这么美丽。一定是的,一定是菩萨下凡,来搭救我这落难的皇帝。

可她竟然走了过去,没看见我。

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拼命喊,却只发出了“咕咕”的几声。

幸好她听到了。她回过了头,看到了我,被吓了一跳。我心一沉。我也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恶心。

她该惊叫着逃跑了吧,我想。

她没有。

她向我走来,一言不发,慢慢解去了身上的罗衫,投入在我怀里,伸出像白山茶

花花瓣般的手臂,搂住我的脖子……

我呆住了……

我用手指在地上写下了:“你是观世音菩萨?”

她点了点头,一滴泪落了下来。

我又有了精神。我找了两根树枝当拐杖,一步一步,走出了大理。

等我养好了伤,苦练家传武功,将一阳指化在了我的拐杖上。我还遇见了一位异人,他教会了我腹语。他告诉我,腹语可以迷人心魄,但碰到内功比我强的人,反而回伤及自身,切记切记。

我的仇人据说大部分已经死了,被大理段氏消灭了。告诉我的人还说了对段氏每个人的向往,惟独没有说延庆太子。我愤怒了。怒从心中起,恶往胆边生。我的铁杖洞穿了那人的胸口。

我从小受佛家教育,从没伤害过一个无辜的人。可我杀了他。

我慌了。

旁边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笑声。它发自一个颇为妩媚的中年女人。她手里还抱着个啼哭的婴儿。

她说她姓叶,愿意认我这恶人作老大,可以称她为叶二娘。

哈哈,我是恶人,我是恶人,她居然说堂堂延庆太子是恶人!

我正想拒绝,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因为我想夺回皇位,那个应该属于我的皇位。大理段氏高手如云,我也需要帮手。

后来,我又遇到了岳老三,云老四,成立了人人闻之变色的“四大恶人”。

恶贯满盈。无恶不作。凶神恶煞。穷凶极恶。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真成了恶人,而且是天下第一大恶人。

叶二娘老爱抢别人的孩子,先是一天的精心照顾,然后杀死。

岳老三总是不服叶二娘,无奈,他技不如人。老三还有一个残忍的杀人方式:喀嚓一下,扭断别人的脖子。

老四叫云中鹤,轻功不错。他喜欢奸淫妇女,这点老三很看不过去。老三认为,对付手无寸铁的女流不是大丈夫行经。因此,老三和老四关系恶劣。

有他们的帮助,我很快杀掉的所有仇家。

要想夺皇位,就要从未来继承人下手。段正明无子,会把皇位传给镇南王段正淳的独子段誉。我只要除掉他,段正明就不得不把皇位传给我。

可当我见到段誉的时候,发现他似乎一点武功也不会。哼,岳老三竟会输给他,想是有人帮助。

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人,我不屑杀。我要让他身败名裂。于是,我找到了他的亲妹妹,将他们关到一间屋子里,又在他们的饮食里下了“阴阳和合散”这种猛烈的春药,逼他们做出苟且之事。

谁知,这段誉竟有惊人的意志力,我的计划落空了。

等我再见到他时,他居然学会了段家无上绝学——六脉神剑。我想杀他也杀不了了。

我曾趁段正淳落单时差点儿擒住他,结果让丐帮帮主萧峰坏了好事,否则还可以用段正淳来要挟段誉。

为什么老天对我如此不公!

其实当我挑战苏星河的珍珑棋局时,就知道了我的结局。但我不服。

阴差阳错,慕容复竟抓到了段誉。我抓到了段正淳以及他的原配夫人刀白凤和许多情人。

慕容复不敌我,便说要和我结盟,拖住了我。

就凭他这点小伎俩,也想害我天下第一大恶人?我倒要看看他能怎么样。

段誉中了蒙药,被点了穴,又被牛筋捆着,按说万无一失了。谁知,岳老三竟要放了他。这个浑人,他真不知道段誉六脉神剑的厉害吗。军/p>

我情急之下,运起一阳指。铁杖洞穿了他的胸口,就像我当年杀的第一个无辜的人一样。看着他愕然的眼神,我心头霎时间闪过一阵悔意,一阵歉疚。但我知道,无毒不丈夫,为了当皇上,也只好除掉他了。

夜长梦多,我铁杖就要向段誉胸口戳下去。

忽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说到:“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这十六个字就像十六记铁锤砸在我的胸腔。

寻声望去,是镇南王妃刀白凤。

我心头大震,颤声道:“观……观世音菩萨……”

刀白凤点了点头,低声道:“你……你可知这孩子是谁?”

我脑子中一阵晕眩。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又浮现在我脑海里…

段夫人低声让我看段誉脖子上的金牌。看金牌干什么?

我伸手解开她的穴道,再看段誉脖颈处果然有一块长命锁,上面刻着“大理保定二年癸亥十一月廿三日生。”

我心中一凛。

算来,从那次天龙寺外的奇遇到这孩子的生辰,正好十个月左右。十月怀胎,难道…难道…难道他竟是我儿子?!

我相信,如果我脸上的经脉没断,世界上最惊诧的表情会出现在上面。

幸好,我脸上的经脉已断。否则,慕容复那贼小子定会起疑。

我有个儿子!我有个儿子!我居然有个儿子!

当时我心里只觉得,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事能比它更令我激动。什么名利尊荣,帝王基业,统统见鬼去吧!段正明,段正淳,我有个儿子;你们呢?

突然,我左手一松,钢杖掉在地上。接着,另一根钢杖也掉了。我感到头晕乎乎的,眼前发黑。

是我太高兴了吗?

这时,云老四咕咚一声倒在地上。我心中警觉,伸手去拿钢杖。可我使不出半分力气。

我心下雪亮。段延庆啊段延庆,你枉为第一恶人,还是着了慕容复那小子的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刚认了儿子就要死,多么讽刺啊。

峰回路转,慕容复没有杀我,反而要拜我为义父。

我当然知道,他是想借我大理的力量帮他完成复国大梦。

他想我并无子息,等我归天后,占现成的便宜。嘿嘿,这句话若在片刻之前说来,确也两全其美。可是此刻我已知自己有子,怎能再将皇位传之于你?

于是我假装答应。不答应,就是死。我难道不会等解毒后把你杀死吗?

但我也提出让他舍“慕容”而跟“段”姓。这叫以进为退,要令他深信不疑,

如答允得太过爽快,便显得其意不诚、存心不良了。

他倒也懂得这道理,假装犹豫了一下,才答应。我知道,他以后一定会杀尽我们段家,再复姓慕容,改国号为“大燕”。

他的手下不干了,说破了他的阴谋。他恼羞成怒,将“包三哥”杀了。

我突然发现,我们都杀了自己的一名亲信,倒真像一对父子。

慕容复啊慕容复,难道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你的阴谋吗?你杀了那人,反倒显得心怀鬼胎了。

他要杀我的誉儿,我赶快制止,说要亲手结果。我觉得这理由没什么破绽,却让他看出了毛病。他没给我解毒。

慕容复威胁镇南王,要他得到皇位后立刻传给我。段正淳当然不答应。于是,慕容复将他的情人,一个一个全杀了。段正淳也不愧是条汉子,虽然自己痛苦极了,也不受要挟。

终于,慕容复的剑尖指到了刀白凤的胸前。我冒着被他怀疑更深的危险,刚要喝止,誉儿却不知得到了什么力量,跳了起来。

慕容复当然不是我誉儿的对手,三招两式便败退了。

段正淳的穴道被解开后,竟然自杀徇情了。刀白凤,我孩子的妈,竟也将剑刺入了腹中。我好失望,无论怎样,在她心中,我还是比不上段正淳。

我想用一阳指神功就她,可太晚了。

段夫人刀白凤拼着最后一口气,告诉了誉儿他的身世,然后就咽气了。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死了,我心中一阵抽搐。

誉儿自然不会认我。于是我点了他的穴道逼他。这真是一个蠢方法,可这是我这个恶人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了。他还是不认。

我绝望了。儿子居然不认老子。

杀他,我下不了手。索性让我儿子杀了我吧!

我解开了他的穴道,挺着胸膛对着他。

他犹豫了。他的手起了又放下,放下了又举起。

我森然道,男子汉大丈夫,要出手便出手,又有何惧!

誉儿一咬牙,缩回了手,说道:“妈妈不会骗我,我不杀你。”

我心花怒放。这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三个瞬间之一。第一个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第二个是当我知道我有个儿子的时候。

我长笑着,飘然而去。

后来誉儿登基了,我常深夜潜入宫中去看他。

他内力震古烁今,眼明耳聪,自然能发现我。

然而,他也不理我,任由我来去。我们都知道,见面只会徒增烦恼。

我不想让他烦恼,只要让我能这么看着他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