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茅十八同志入会申请的意见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1-03-06

×年×月×日,我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专题讨论茅十八同志要求加入天地会的入会申请。会议由天地会北京分舵主任韦小宝同志主持,参加会议的有钱老本、关夫子、徐天川、马彦超、玄贞道人等同志。经过讨论,会议形成如下决定:

茅十八同志,系天地会外围成员,对天地会有较深厚的阶级感情,并愿意积极投身到天地会的革命事业中来。但纵观茅十八同志的革命历程,可以看到,左倾主义思想在茅十八同志的身上影响甚重。

首先,茅十八同志在革命早期就不顾斗争形势的无比严竣,也不顾天地会“化整为零,开展机动灵活的游击战”的敌后斗争战略,在白色恐怖严重、敌人重点布防的扬州城内公然公开自己的身份,顽固地坚持以城市为中心的阵地战策略,招致反动派的追剿,几乎造成我天地会的重大损失。

其次,茅十八同志对韦小宝同志的“撒石灰面”、“剁人脚”、“下蒙汗药”等游击战术采取打击和压制的手段,迫使尚处于初级阶段、斗争经验尚不丰富、斗争手段和武器装备严重落后的革命武装与装备精良的敌正规军展开正面的阵地战。这在战略指挥和战役指挥思想上和战术实践上都已经被证实是行不通的,是会葬送革命事业的。但茅十八同志对当时的正确意见不听不信,如果不是韦小宝同志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革命队伍也必将会因此造成重大损失。即便如此,茅十八同志仍不顾革命斗争的具体现实,将斗争阵地转移至敌人布防更严密的中心城市北京,继续坚持正面的阵地战。虽然在北京,凭借我会重要领导人韦小宝同志的出色工作,打入了敌人内部,并成功地采取灵活战术,最终在北京地区开创了根据地,使革命工作获得了巨大胜利,但这并不能代表和证明茅十八同志的正确性。对于茅十八同志的左倾主义思想及其重大:,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认识。

第三、在韦小宝同志由通吃岛回到紫禁城并成功地再次打入敌人内部后,茅十八同志却轻信反动宣传、轻信韦小宝同志杀害了天地会领袖陈近南同志的反动谣言,在没有任何调查、没有任何研究,也没有经过任何请示和汇报的情况下,对韦小宝同志进行追杀行动。显然,这并不仅仅是一次无组织、无纪律的盲动行为,更是茅十八同志左倾思想的又一次集中暴露。虽然他的行动并没有直接对韦小宝同志的人身安全造成:,但他的行动使得韦小宝同志的掩护身份遭到敌人的怀疑。茅十八同志最终被韦小宝同志在极端困难和极端危险的情况下营救出来,但茅十八同志的这次盲目行动却使我紫禁城敌后工作陷入极度被动之中,我高级指挥员韦小宝同志也几乎因此暴露。

综上,我委认为,虽然茅十八同志对天地会抱有极大热情,但他加入到天地会的时机尚不成熟。茅十八同志还需要在革命立争的实践中不断地锤炼和提高自己。建议挑选合适人选对其展开进一步的组织培养工作。

天地会北京分舵委员会

×年×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