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宜这把三刃剑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1-03-06

常常有人说,金蛇郎君夏雪宜是《碧血剑》中未出场的主角,我深深的认同这一点。金先生采用插叙的手法,塑造了一个“亦正亦邪、毁誉参半”的人物,一个本来已经化为白骨的人物,却成为小说《碧血剑》中塑造得最有血有肉的角色,让观者看后久久不能忘怀,思绪难以平复。夏雪宜的悲剧人生贯穿整个小说的始尾,奇的是他的事迹始终存在于旁人的回忆之中,或是情意绵绵,或是咬牙切齿,或是敬畏有加,这些叙述无不是给金蛇郎君夏雪宜的奇侠形象再次增色三分,同时让其人其事更显扑朔迷离、亦真亦幻。夏雪宜,一个不曾出场的人物,就这样在小说《碧血剑》中大放异彩、独步天下。 

一、随他的亦正亦邪一共走火入魔 

有关金蛇郎君的故事,并不是一气呵成的,大多是借着他人之口,叙述他生平事迹一二。这些事迹大多不甚连贯,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暧昧不明,同时也带有叙述者强烈的主观意向。金蛇郎君夏雪宜的出场是借着袁承志之手,第三回《经年亲剑铗长日对楸枰》中,袁承志因为偶然机遇,进入夏雪宜埋骨之所,听从师命埋葬遗骨,却不想挖出一大一小两只铁盒,大铁盒中机关重重,若发现藏身洞穴之人稍有贪心,未能依照留简的指示先葬其骸骨再开启宝盒,即难逃大难。所幸袁承志乃仁厚之士,丝毫未存贪念,才算逃过一劫。此处的夏雪宜已经初显手段,便是化作了白骨仍然是能独逞威风,但此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平面化的怪杰,初次观瞻此段,以为不过又是个独孤求败一类的人物,唯留下秘籍武功与碧血奇剑同主角一起驰骋江湖。却不想第六回《逾墙搂处子结阵困郎君》中,袁承志夜会温青青母女,在旁人的叙述之中,金蛇郎君这个形象逐渐丰满起来。书中先是借温南扬之口叙述二十年前夏雪宜复仇的旧事,通过夏雪宜写给温家的一封信函可以对其人其事窥见一二:“石梁派温氏兄弟共鉴,送上令弟温方禄尸首一具,务请笑纳。此人当年污辱我亲姊之后,又将其杀害,并将我父母兄长,一家五口尽数杀死。我孤身一人逃脱在外,现归来报仇。血债十倍回报,方解我恨。我必杀你家五十人,污你家妇女十人。不足此数,誓不为人。金蛇郎君夏雪宜白。”自此之后夏雪宜的复仇活动带着一股诡异的气氛逐渐展开。温家请来帮手,却给他半路害死;他将温家收租米计书用的竹筹偷去,杀死温家一人,便插根竹筹,大有不插满50根不罢手的架势;并不理会温家决斗的告示,等江湖好手慢慢都散了,才又出来杀人。如果说这些所作所为是因他自小痛失亲人、孤苦无依,还姑且能够让人原谅,但之后他将温家两个女人掳走,逼为**,就十分令人不齿了。就如温仪所言:“那时我不懂他为何这样狠。”接着温仪的叙述,终于让金蛇郎君夏雪宜这个人显示出其独特的人格魅力。这里有一个秋千的场景,怕是《碧血剑》全书中最为浪漫温馨,同时又动人心魄的时刻,回想起这个片段,似乎深深一呼吸就能够嗅得到阳春三月田野里的油菜花香,以及秋千上那拦腰一抱:“他用力一荡,秋千飞了起来,他一把将我拦腰抱。?抑痪跆谠萍菸戆愕姆闪顺鋈。我以为这一下两人都要跌死了,哪知他左手抱着我,右手在墙外大树枝上一扳,便又弹了起来,轻轻的落在数丈之外”。夏雪宜将温仪掳走后的这一段,与《连城决》中狄云与水笙的情况颇为相同,温仪开始时对夏雪宜充满敌意,寻死觅活,夏雪宜却一反常态,为温仪唱了大半夜的山歌,为她添置首饰、脂粉,为了讨她的欢心带了小鸡、小猫、小乌龟上山,甚至为了她放过了自己的仇人。夏雪宜表现出了他似水柔情的一面,深深埋藏起来的温柔和爱被激发出来,如孩子一般的简单纯粹,十分感人。可人心险恶,不因他的放弃而改变,他在温仪家中被人使计下毒,纵然是温仪悲呼一声“你快走吧,我永不负你!”,他仍是给奸人擒。?舳鲜纸沤。 

故事进行到这里,金蛇郎君夏雪宜的光彩将主角袁承志比得黯淡下去,便是在袁承志行侠仗义之时也是作为金蛇郎君的“使者”出。?路鹗俏?鹕呃删??庖话。一个奇侠的形象栩栩如生起来,他的凄苦身世让旁人为之叹息垂泪,但他性格的复杂性还不仅如此。第八回《易寒强敌胆难解女儿心》中,闵子华兄弟与焦公礼的一段旧日恩怨浮出水面,在这段旧故事里,金蛇郎君夏雪宜摇身一变,化作一位打抱不平、行侠仗义的英雄好汉。焦公礼便是在大祸临头之时仍是不敢忘怀他的恩德,对他的本领更是信赖有加:“他是江湖上的一位奇侠,我杀闵子叶的原委,他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听说金蛇郎君十多年前遭人暗算,也已不在人世。我大恩不报,心中常觉不安。只要这人还活着……唉,你们去吧。”袁承志知悉实情后出手相帮,本要学学金蛇郎君的骄傲狂放,其实却三分像了大师哥黄真的油嘴滑舌,七分像了吕七先生的傲慢自大,看得观者是苦笑连连,这个呆哥哥哪有金蛇郎君的半份潇洒不羁?“金蛇使者”不太合格,但却技压全。??怀』鍪孪?谖扌,让人不禁遥想金蛇郎君当年的翩翩姿态。 

到了第十五回《纤纤出铁手矫矫舞金蛇》中,夏雪宜又再次颠覆之前形成的形象,显示出他性格当中更为深的层次来。诚王府中,袁承志无意中将“金蛇郎君”四个字说得声音大了些,惹得何红药“一听到这四字,突从班中跳了出来,伸出双手,抓向她肩头,喝道:‘金蛇郎君是你甚么人?’”,一段孽情渐渐叙述开来。当年何红药经管万妙山庄,无意中识得夏雪宜,正如何红药所言:“那时候我迷迷糊糊的,只想要他多陪我些日子。我好似发了疯,甚么事都不怕,明知是最不该的事,却忍不住要去做。我觉得为了他而去冒险,越是危险,心里越快活,就是为他死了,也是情愿的。唉,那时候我真像给鬼迷住了一样…”,两人偷尝禁果,夏雪宜却心存不良,将毒龙洞三宝拿了个干净,何红药心知事情不对,要他将金蛇锥和地图放回龙口,“他也不答我的话,只是望着我笑,忽然过来抱住了我。后来,我也就不问他甚么了”。看到这里才知道,世界上不止有美人计,美男计也是可行的,心中又忍不住的勾勒起金蛇郎君当年的音容来,久久不能释怀。谁知金老先生最爱拿读者开玩笑,接下来的夏雪宜突然露出卑劣的面孔来,告辞何红药后一去不返,害得何红药身入蛇窟,受万蛇咬啮之灾,何红药又真是一个痴情女子,出外乞饭十年仍然不忘记寻找夏雪宜。最后却在温家的手中将夏雪宜救了出来,却发现他衣内的香荷包,并得知夏雪宜从未真实喜欢过她,何红药气苦之极,折磨得夏雪宜浑身无一处完整皮肉。 

看到这里,我心中也是同袁承志一般:“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对金蛇郎君的所作所为,不知是痛恨、是惋惜、还是怜悯?”心中忽忧忽喜,仿佛入了魔道一般。不仅想起一番前人之言:“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漂兮若无所止。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以鄙。”仔细想想豁然开朗,其实金老这样塑造金蛇郎君这一形象,正是突显夏雪宜“至情至性”的本色,不管别人是赞叹还是鄙夷,他偏要和别人不同,看似浑浑噩噩,其实却是真情所至。这样真性情的人,才能最接近自然,最接近生命的原始状态。也正是这样的一个夏雪宜,才能让读者倾慕不已,在不知不觉随他的亦正亦邪一共走火入魔。下面就夏雪宜在《碧血剑》一书中的几个突出性格特征做一些不全面的分析:

二、夏雪宜的三刃性 

1、对温仪,他是伤感的情人。 

因为仇恨,他们相遇;又为仇恨,他们分开。夏雪宜与温仪之间的爱情悲剧恐怕是金老先生武侠作品中的范本,之后的张翠山与殷素素等故事,都不免沾染上夏温悲剧的影子。他们之间的恋情,仿佛是那个动荡不堪、血腥残酷的年代中绽放的一朵奇葩,开得绝望而绚烂。罗兰有句话说得妙:“被悲哀催热的爱情是最热烈的”。至今都不能忘却夏雪宜在窗下的吟唱:“从南来了一群雁,也有成双也有孤单。成双的欢天喜地声嘹亮,孤单的落在后头飞不上。不看成双,只看孤单,细思量你的凄凉,和我是一般样!细思量你的凄凉,和我是一般样…”这歌声温柔婉转,充满了哀怨之情,却出自那样一个“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之人的口中,这种强烈对比,让这个爱情片段格外感人。也许金老先生是出于“善恶有报”这一常理,这对情侣没有善始,却也不得善终。因为人性的贪婪,夏雪宜成为一个废人。在那些遭受非人待遇的日子中,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爱人,当何红药摸出他衣内的香囊时,里面放着一束头发、一枚小小的金钗,无论何红药怎样相逼,他始终不说出温仪的名字。他爱温仪已经胜过了爱护自己的生命,在倍受折磨的时候仍然说“真正放在心坎儿里的,只是未婚妻一个”,笑着夸个不停。书中并没有描写夏雪宜的所思所想,但我们却能深深的感觉到,当一个人处在那般苦困的境地,心中仍然是对自己爱的那个人念念不忘,绝望而又甜蜜,伤感却也幸福,当他思念起温仪时,心中一定是万般柔情涌上心头,浑然忘记自己的处境。爱情达到此般境地,哪怕是穷尽所有,也是值得。谁言夏雪宜很无情?我说金蛇君最重爱!第十九回《嗟乎兴圣主亦复苦生民》中,青青与何红药共入夏雪宜埋骨之所,“只见骷髅的牙齿中牢牢咬着一根小小金钗。金钗极短,初时竟没瞧见。何红药伸手去拔,竟拔不下来,想是金蛇郎君临死时用力咬。?钡郊∪饫猛,金钗仍然咬在嘴里。何红药伸指插到骷髅口中用力扳动,骷髅牙齿脱落,金钗跌在地下。她捡了起来,拭去尘土,不由得脸色大变,厉声问道:‘你妈妈名叫温仪?’”,让夏雪宜为之倾情至死的那个名字终于被道出,到这里,夏雪宜与温仪的一段伤感之恋也算划上了句号,“骨灰与泥土混合在一起,再也分拆不开”,每次读到这里都是凄恻不已,忍不住抚书拭泪。 

2、对何红药,他是负心的汉子。 

何红药这个人物一出场便是形容可怖、做事狠毒,常言“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果不其然,原来在何红药丑陋的外表之下,也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痛事。曾经也是如花般的女子,也有豆蔻一样的年华,为了一个情字迷途不知返,落得如此下场。人常言是夏雪宜背叛了何红药,我却说,他们之间根本谈不上“背叛”,第十九回中也有何红药的转述:“他生平不知玩过多少女人,可是真正放在心坎儿里的,只是他未婚妻一个”。遇上温仪之前,他并不懂爱情,当女人为玩物,不动感情的进行着男女游戏,浑然不知世间还有真情这回事。他以为与何红药之间也不过是个应景儿的戏,过期之后两相忘。哪知他的一去不复返,却改变了何红药一生的命运。十年后的相见,夏雪宜是自私、无情的,面对容貌尽毁的她,没有体现出一丝的眷顾爱怜,当何红药发觉他随身携带的荷包时,他“闭嘴不理,神情很是高傲”,在华山的山洞中,夏雪宜更是吐露出“爱那女子胜过爱自己的性命”之类的话语,这对于苦等他十余年的何红药,无疑是个晴天霹雳。知晓这些后,何红药往日的疯狂狠毒变得顺理成章,故事的最后,她终于知晓了夏郎已经化作白骨,也知晓了情敌的名字,心中又是哀恸,又是嫉恨,不禁发起狂来,“她妒念如炽,把骸骨从坑中捡了出来,叫道:‘我把你烧成灰,烧成灰,撒在华山脚下,教你四散飞扬,四散飞扬!永远不能跟那*婢相聚!’”,终于引得山洞中的火药爆炸,两人也算同穴而眠。何红药至死都陷在“情”这个泥潭中拔不起身,临死前仍是叫着:“我本来要跟你死在一起,那最好,好极了!”读到这里,不禁想起姜夔《扬州慢》中的一句词来: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不知在玉石俱焚的那一刻,红药是否明了:所谓情累一生,却也不过回头是岸,何苦,何苦!

3、对江湖人,他是莫测的怪杰。第三回《经年亲剑铗长日对楸枰》中,可对金蛇郎君夏雪宜在江湖上的影响力窥见一二。袁承志驯化的雌猩猩小乖跌下山崖时手掌上刺中金蛇锥,木:湍氯饲宀⒉皇兜谜馐呛稳耸褂,心中暗暗纳罕,只见金蛇锥“长约二寸八分,打成昂首吐舌的蛇形,蛇舌尖端分成双*,每一*都是一个倒刺”,穆人清突然一凛,说道:“这是金蛇郎君的”,能让成名已久的神剑仙猿穆人清都是一凛的人物,可见其手段的不一般。木桑道人的一番话更是概括出了江湖人对夏雪宜的评价:“这人行事也真古怪,有时穷凶极恶,有时却又行侠仗义,是好是坏,教人捉摸不定。”后穆人清下山,石梁派张春九偷上山来偷盗《金蛇秘笈》,在打算手刃袁承志之前,仍然是对金蛇郎君颇为忌惮,:“向窗外一望,不由自主的脸露畏惧,似乎怕金蛇郎君突然出现”,当他得知金蛇郎君已经去世时,不禁得意忘形,却不想即便是化作了枯骨,金蛇郎君依然是威风不减、手段非凡,张春九“双脚一登,便不动了,眼中、鼻中、耳中、口中,都流出黑血来”。第六回《逾墙搂处子结阵困郎君》,在温南扬的口中,又将他描绘成一个为了报仇无所不为的人物,哪篇武侠小说中没有复仇,可如这般复仇的,恐怕只有夏雪宜一个。那是一段令无恶不作的温家都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温南杨带回的箱子中装着叔叔被大卸八块的尸体,更是夹带着一封明明白白的挑战书:“我必杀你家五十人,污你家妇女十人。不足此数,誓不为人。”第八回《易寒强敌胆难解女儿心》中,袁承志替焦公礼出头,“老一辈中,不少人都听到过金蛇郎君的名头,知他武功惊人,行事神出鬼没,但近十年来,江湖上久已不见踪迹。传言都说已经去世,哪知这时突然遣人前来,各人心中都是凛然一惊。”即便是几十载已经过去,提到“金蛇郎君”的名头仍然是让人心惊,足见其当年驰骋江湖的惊人艺业。 

时而警觉小心、工于心计,时而行事狠辣、不择手段,时而行侠仗义、洒脱不羁;时而温情脉脉、柔情蜜意,时而负心薄幸、冷血无情。这样许多彼此矛盾的性格特征出现在同一人身上,不禁有些让人云里雾里,摸不到头脑。但转念一想,此种深不可识之人,正是“与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冰之将释,孰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浑兮其若浊。”可惜夏雪宜依然是应了“难过美人关”那句,不能算做“涣兮若冰之将释”。试想在那样一个动荡不堪、战乱连连的年代,朝政腐败,民不聊生。在个人生存问题都无法得到保障的前提下,人性中的丑恶暴露无遗,大环境如此,人往往不能逆行。夏雪宜其人其事恰恰符合了那个时代的精神,他脱胎于那个黑暗的年代,最终又被那个年代普遍存在的人性贪婪所毁,无疑是《碧血剑》一书中最大的悲剧。

三、《碧血剑》第一才智 

《碧血剑》一书中,金老先生成功塑造了形形色色的角色,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袁承志,娇憨可人的温青青,活色生香的何铁手,凛然正气的穆人清,迷棋成痴的木桑道人,每个都是血肉饱满,个性突出,要说出个谁胜一筹,还真是不易,只能算做各有千秋。可若是提到才智,那是非金蛇郎君夏雪宜莫属了。上文中已经多次提到的大小铁盒一事,已经足见夏雪宜的工于心计。《金蛇秘笈》中所载的武功更是玄妙无比,金老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开了个大玩笑,袁承志在师父穆人清的教导下学了一身华山派的上乘功夫,可这些武功在关键时刻全不奏效,全靠夏雪宜所谓的“邪魔外道”救命。第七回《破阵缘秘笈藏珍有遗图》中,袁承志面对温氏五老的五行阵一时之间不禁彷徨无策,一个五行阵已是极难对付,外面再加一个辅佐的八卦阵,更是难上加难。“正焦急间,忽然灵机一动,想到《金蛇秘笈》中最后的数页。那几页上的武功当时揣摸不透,直到重入岩洞,看了石壁上的图形,再参照秘笈封面夹层中的秘诀,方才领悟,但始终不明白这些武功何以竟要搞得如此繁复,有许多招数显然颇有蛇足之嫌。接战之际,敌人武功再高,人数再多,也决不能从四面八方同时进攻,不露丝毫空隙,而这套武功明明是为了应付多方同时进攻而创。此刻身处困境,终于省悟,原来金蛇郎君当日吃了大亏,脱逃之后,殚竭心智,创出这套武功来,却是专为破这五行阵而用”,凭着金蛇郎君的聪明才智,袁承志仅用一枚玉簪大破温氏五行阵,所依仗的只是一个“后发制人”的道理。句子虽然浅显易通,可道理却高明得很,与“欲擒故纵”、“蓄势待发”、“以退为进”有异曲同工之妙。“后发制人”这个根本方略一定,其余手段迎刃而解,赞叹武功玄妙之余不免对金蛇郎君的天资见识钦佩不已。第十回《不传传百变无敌敌千招》中,袁承志与二师哥归辛树比试武功,只用本门的着数丝毫占不着便宜,反而处了下风,无奈下只好“当下拳招一变,使的是一套“金蛇擒鹤拳”。归辛树见招拆招,攻势丝毫不缓。袁承志突然连续四记怪招,归辛树吃了一惊,回拳自保”,虽然是有意输给二师哥,但袁承志仍是凭借的金蛇郎君的武功输得漂亮。第十三回《挥椎师博浪毁炮挫哥舒》中与玉真子的一番打斗,恐怕是袁承志出师之后受挫最重的一次,失手被擒,连金蛇剑都让人掠了去。倒是不敢妄言,但看到“袁承志不敢乱使金蛇剑法和木桑所授的功夫,前者究未十分纯熟,后者对方似所深知,招招使的尽是华山派本门剑法”这段时,心中不禁大呼糟糕。华山剑法对付旗鼓相当的敌人时,从来都是不甚灵光,玉真子又是对铁剑门的武功极为熟悉,小袁这次定要栽跟头。果不其然,一场恶斗后,袁承志给点中了胸口三处大穴,捆了个结实。这一段观之让人气闷,大感所谓名门正派,却还不如一个金蛇郎君来的实在。第十九回《嗟乎兴圣主亦复苦生民》中,即便是死亡将至,夏雪宜仍然是智计百出,口吞毒药,暗埋炸弹,让人叹服:“这人好厉害,死了几十年之后,还能对付去害他的人。活着之时,那还了得?”,最后那场玉石俱焚的爆炸,让夏雪宜传奇般的一生如此“轰轰烈烈”的结束。 

金老先生的作品《神雕侠侣》中有过这样一段话:“说要综纳诸门,自创一家,那是谈何容易?”,《碧血剑》中穆人清、木桑道人武功固然高明,但无不是继承先业后成名立万;温氏五老的“五行阵”也是由前人创出,其后增出的八卦阵实属累赘;袁承志纵然是艺业惊人,但也不免驳而不纯,所学的几样功夫又全未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能够前后通融已是不易,更不要提独创一家。唯有金蛇郎君一人,自小孤苦无靠,生生的凭借着惊人的毅力与超出常人的天资才智,另辟蹊径,居然也能同千年古派华山分庭抗礼,足能当得起《碧血剑》第一才智这个名头!

四、夫物芸芸,各复其根 

一篇不成文的东西,写到这里,已经堪堪几千字。回望过去,金蛇郎君夏雪宜经历了碧血剑中的两个轮回。从复仇伊始,残忍杀害温家人众,到中计中毒,成为废人,已至丧生于华山,那些情事恩怨暂告一段落,也算善恶有报,此乃第一轮回。再从袁承志为其埋骨,巧遇他的千金,到何红药哀怨现身,再到借着何红药的手将温家五老尽数杀害,最后同穴而眠,此乃第二轮回。试想百年后,这些旧年的恩怨纠葛又有几人记得几人知晓?《鹿鼎记》一书中,昔日的韶华红颜已经变作苍苍白发,遥想起归隐荒岛的那些人们,是否安好如初?所谓“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那繁华似锦,那绿叶欲滴,最终都要枯萎凋落,回归本根。往日的那些不平事,也终归是要随风飘散,无从考究。江湖还是要继续,只是旧人不在。归根曰静,归根复命,只是那金蛇郎君纵化枯骨亦风流!